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肏浪蕩女的淫水小穴

暑假结束前的那一週,姐姐她们一群朋友去坪林露营,姐姐她男朋友已在台北,所以姐姐就带我陪她一起去。 那天姐姐穿着一条破得乱七八糟的直筒牛仔裤,一件宽大单薄的白色T恤,一双白色短筒球鞋,我们由台中坐火车到台北,再搭她同学的车一路杀到坪林。 晚上烤完肉后,先去夜游,然后在营火下一起闲聊与喝酒..

喜欢大鸡巴的离婚妇

“婶子,我叔呢?”一进门,我的频率就不低。“死啦!甭打听他那个王八蛋。”   婶子气哼哼地回答。她的脸色铁青像染了层霜,冷冰冰的手里的铝盆没地方放,咣当一声扔在了水泥地上, 然后大屁股往床上重重的坐下,抄起扇子就煸。   我知道是因为什幺, 嘻嘻一笑,将铝盆拣起放在一旁。她丈夫在外面又..

泉岭村往事

(1)孙大麻子的聊今年春节,亲戚们约了大年初二在我家吃饭,老老少少好几十口子人,我妈她们姐妹一年也就趁过年聚一次,所以格外亲切,一见面就搂作一团,亲亲热热的唠家常,我妈今年52岁,二姨今年48,三姨40,四姨38,小姨只有32,跟我同龄,五姐妹燕瘦环肥,从老到少每个都艳光四射,丰乳肥臀,细腰长腿,..